home

英雄联盟后期是ADC天下

暗影神座顶点机神传奇
王宇开着车带着女领导直奔内蒙古,一路上沿途的风景让两人的心情大好。那一大片的草原和道路两旁苍翠的树木,给人一种心境瞬间就开阔起来的感觉。车内放着乌兰托亚的草原歌曲,秦若云看着窗外的风景,高兴的说:“好长时间没有这么轻松的感觉了。王宇,你知道吗?其实我小时候是住在内蒙的,那时候真好。我记得每年端午节,爸爸都会带我和妈妈一起去乡下的水库钓鱼采风,蒙古乡下的村民其实非常纯朴热情。我记得那里草原上有一种长在矮树上的野果子,很小,通红的那种,有点像红豆。我们会摘好多,然后串成项链戴在脖子上,乡下的舅妈给我们煮奶酪吃,还有手抓羊腿。味道真是鲜美极了,可惜长大后再也没有吃到那么美味的羊肉。”王宇呵呵笑道:“秦姐,那你后来怎么到林山市来了呢?”“后来我爸妈离了婚。我妈没办法只好带着我回到姥姥家,姥姥家在林山市这边,所以从小学五年级起我就在林山市上学了。”“原来是这样。”王宇没想到秦若云竟然是单亲家庭的孩子。秦若云转过头去看着王宇,认真地道:“那你呢,以前老家就在林山市吗?”“我爷爷奶奶父母都是本地的,但是是在农村。上了好多年学,大学毕业后我才留在了林山市。当初想法很天真,以为大学毕业就可以在城里大展拳脚,做一番事业。将来成功了,也可以把父母和奶奶都接到城里来住。可惜工作了几年才知道,这个社会想要成功是多么不容易。不过我还年轻,我想我会有机会的。只要我肯努力,早晚有一天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你能这么想就对了!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我相信天道酬勤这句话,任何一个成功的人都是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和心血。其实我挺欣赏你的性格,在你身上我看到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而且很有骨气。现在这个社会很浮躁,人人都想成功。但是你没有给我这种急功近利的感觉,所以我相信你将来一定会过得很好,一定会成功。”王宇转过头去看着秦若云真诚的目光,心中暖暖的,就像被阳光抚慰过了一样。笑了笑,王宇说:“秦姐,你总是这么鼓励我,我觉得很愧疚。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还是那么的普通。”“那是你没有机会,没有一个好的平台让你大展拳脚。王宇,我问你,你想不想从政?”秦若云的眼神看起来十分认真。王宇心中竟然隐隐有一丝兴奋,笑笑说:“怎么说呢,这世上应该没有人不愿意当官的。不过,我不知道自己能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好,只要你不反感从政这条道路,姐会为你安排。等饭店开业了,一切走上正规,我会安排你进政府办工作。不过你不要想一步登天,得踏踏实实地在基层先历练一下。如果你真有能力,姐一定尽全力帮你。”“谢谢秦姐!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总之,你就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我很感谢老天待我这么好!”“傻瓜,这都是缘分!其实你也帮助了我许多,给我很多温暖。”秦若云眯着眼睛说。她脸上的笑容很暖,让王宇想到了小时候对自己很好的一个姐姐。“呵呵,对,是缘分!姐,一会儿我去哪儿?是不是要找羊肉批发商啊?”“不,我有一个想法,我不想从那些商人那里进货。商人利益为重,为了利润他们有可能会用质量不好的羊肉来替代。我打算去找我舅妈,让她负责从村子里给我收购羊肉,现杀现宰,然后发货给我们。那个村子不小,小时候我看到成群结队的牛羊在山里的草原上吃草,所以货源应该是充沛的,足够我们火锅店食用。”“这个主意不错!”“其实我想去村子里收购羊肉,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想报答我舅舅和舅妈,当年我母亲落难的时候,他们曾经收留我们,在他家住了好几年。当年他们很穷,连口粮都不够吃,还要分给我们母女。所以,现在我有点能力了,我想我应该为他们做些事情,让她们生活得更轻松,好一点。”秦若云感叹道。“秦姐,你真善良!我支持你。”王宇再一次对秦若云刮目相看。“呵呵,还有很远,可惜我不会开车,不然我可以替你开一会儿。”“不用,秦姐,开车对我来说就是小事。别说这么远,比这远的我都开过,你就好坐着休息就好。”“其实我也想考个驾照,不过因为小时候的事,对开车有阴影,所以一直不敢去报名。”“这样啊!那好办。以后有时间我教您开车,等您能克服阴影了,再去报考,应该很容易拿到驾照。”“好啊!我正有此意,王宇,有时候你还挺懂我的,真的。”秦若云十分开心地笑了起来。两排雪白的贝齿闪耀着光泽,王宇觉得秦若云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只是她平时很少笑,可能是身份的缘故。“秦姐,你笑起来特别好看,只是平时很少见你笑。”“是吗?嗯,工作太忙太累了,烦心的事比较多,所以很少笑。”“那我以后多给您讲讲笑话吧,女人天天保持好心情就会更轻松。”“好啊。”就这样闲聊着,漫长的时间就变快起来。中间两人在一个小镇吃了点饭,然后继续启程。下午时分,两人到达了呼伦贝尔下面的一个村子里。在秦若云的指引下,王宇找到了舅妈家。在舅妈家门前停好车,秦若云激动地下了车拍打着舅妈家的大门。一只牧羊犬猛吠起来,很快屋里走出一个妇人,四五十岁年纪,皮肤黝红,面容慈善,身材很胖。“你们找谁?”妇人疑惑地站在大门内问。“舅妈,您认不出我来了?我是小云啊。”秦若云双眼含泪,激动的说。“小云?啊,你真的是小云!都长这么大了!真是漂亮,我都认不出来了,快进来。”舅妈满含泪水,十分激动地打开了大门。王宇将车开进院中,停好,见秦若云和舅妈两个抱在一起痛哭起来。只好在一旁地等候着。好不容易两个女人止住了激动的情绪,舅妈才将秦若云和王宇让进了屋中。舅妈热情地端来一盘奶酪,沏了一壶奶茶,让王宇吃。目光不住地打量着王宇,啧啧赞道:“小云啊,这是你丈夫吧,长得真俊!”如果杨兴华知道这个日军中队此时是负责守护39旅团的旅团部,他肯定会欣喜若狂。
正在直播:刘若淳上门
纯爱同人
寻找重生之旅腹黑总裁霸娇妻
“不错,万妙谷的万妙老祖修为深不可测,在整个玄冥修仙境之中可以说是一等一的高手,不过,如今玄冥修仙境之中最强的却不是万妙谷,而是玄煞宗,据闻,玄煞宗在数年之前曾发现一上古修士洞府,在那洞府之中,玄煞宗人竟意外得到一件佛宝,至于究竟是件什么佛宝就不得而知了,陈某只知道,这几年来,玄煞宗依靠那佛宝,竟有三人金丹大成,成就那虚无缥缈的金丹大道!”陈空点了点头,满脸担忧之色。这飞哥如此有心计,竟然甘愿在那老大老二手底下做,而他显然得到了老大老二的器重,是个小头目,连我都不禁怀疑起这飞哥的身份来。年轻警察冷笑:“少废话,你们再动一步,别怪我手里的枪走火。今天的确是我第一次执勤,所以出点问题也是正常的,最好不要逼我,我不想浪费任何一颗子弹。”飞哥脸色立刻沉了下来,“那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在这一片混竟然不知道我是谁,你第一次出勤我忍了,这小子老大点名要的人,你保了,我也忍,现在带着兄弟们要走,你还要拦?我倒是没什么担心的,就怕你这身虎皮还没捂热乎,就给扒了!”年轻警察抬了抬眼皮,“尽管来扒,扒的下算你厉害。少废话,不许动!”“你!”啪!飞哥张嘴还要说什么,年轻警察似乎被这飞哥说动了肝火,快步过去一脚踹在飞哥肚皮上。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腹部都是最容易受击,也是最容易疼痛的部位,飞哥也不例外,直接捂着肚皮蹲了下来,不停地斯拉着凉气,额头也直冒冷汗。另外几人看这情形更是吓了一跳,脸上纠结万分,想走又不敢走的心里神态展示的活灵活现。这时候警笛声大作,另外几辆警车上的人终于发现不对,尤其是这边还响起了枪声,连忙调转车头,开向了这边。几人全都面如土色,嘴唇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柳芳芳深呼一口气,摸了摸肚皮道:“也不知这几人是哪里来的,小浩你认识?”我摇摇头:“我要是认识就好了。问题就在于这几人我压根没见过,还说我强了他老大的妹妹。”柳芳芳皱着眉头深思,这时候几辆警车终于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从车上跑下来,飞快的控制住几个混子。看到我和柳芳芳,其中一名警察走过来道:“柳经理,还有你这个叫……杨伟的小兄弟。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柳芳芳依旧眉头紧锁,在思考着这群人的来历。我看了一眼,觉得十分熟悉,仔细一想,这不正是上次我在医院里被老猫几人追杀的时候进局子里见过的那名警察么,便道:“这群人要我的命,我就出现在这里,让他们来取。”这名警察脸上的笑容一滞,干咳了一声道:“还好你们两个没有遇到危险,不然我们真是难辞其咎。”说着又看向柳芳芳小心翼翼道:“柳经理,你这是?”柳芳芳摇了摇头,“我没事,今天多亏了他,不然我和小浩就危险了。”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柳芳芳道:“那刚才他的两发子弹该怎么向上面报备呢?”“这个没事,用于同黑恶势力作斗争,这是好事,不用报备。正常损坏。”那年长一些的警察一张脸都笑开了花,指着年轻警察道:“这是我们所里的新人,江淮。”年轻警察,也就是江淮笑了笑道:“你们没事就好,以后有事可以再找我。”说着江淮给年长警察递了个眼神,年长警察这才有些依依不舍的道别,估摸着在他看来,柳芳芳的身份绝不简单。上次闯派出所不仅没有被责怪,上面的人还一个劲儿的献殷勤,巴结一下绝对有大大的好处,只是他没想到柳芳芳软硬不吃。几名警察先将飞哥几人押上了车,江淮从其中一辆警察副驾驶探出头来,跟我们道了个别,警察还没启动,街区就被一道刺耳的引擎轰鸣声占据。声音刚到,一辆红色的跑车便停在巷子口,车窗镜缓缓降下来,露出雯姐带着墨镜的脸,“上车。”柳芳芳笑了笑对我道:“这还真是巧,那一起。”我点点头,原以为她和雯姐之间会互有抵触心理,毕竟男人有占有欲,女人也有占有欲,她们都将我视为私有物品,肯定是两不对眼的,没想到原来是我把自己看的太重。路过领头那辆警车时,我感觉到身后的一道炽热的目光,不由回头,正好对上那年长警察欲言又止的神情,我疑惑道:“还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去做笔录么?”年长警察讪讪道:“不用不用,江淮也是当事人,他直接讲出来就行了。那你们慢走…….”我和柳芳芳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走到那辆熟悉的z4旁,两个人依次走进后座。雯姐没有说话,启动了车子,引擎声在马路上呼啸,车子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诡异。“咳咳…”眼看就要到夜来香,我干咳了一声打破这种怪异的宁静道:“雯姐,一起去夜来香休息会儿?”说话的时候我心里竟然萌生了一丝罪恶感,毕竟我是公关,也是艺人,现在更是唯一能撬动雯姐心弦的艺人,却被她屡次撞见我和柳芳芳在一起,就算她和柳芳芳关系好,但心里估计也不会很愉快。就像之前她知道我和柳芳芳住一起之后,无论是脸色还是语气,都明显低落了一瞬,尽管她掩饰的很好,但还是被我看了出来。雯姐在后视镜里看了看我,我也通过后视镜打量着雯姐,不知道是不是我之前随口一句话真的起到作用,还是说雯姐现在也变得随意了起来,似乎自从那天在小吃摊打架起,雯姐穿着的衣服就再也不是从前那样性感火爆的风格,反而变得清新婉约起来。说清新是因为她这个年纪的女人,穿着T恤牛仔裤竟然也能显得活泼可爱,说婉约则是因为她偶尔穿在身上的旗袍,让人看一眼就再也忘不掉那种古典优美的气质,让人情不自禁想要去呵护。柳芳芳的身材较之雯姐略胜一筹,但那种总是会在无意间流露出来的独特忧伤气质,却是与生俱来,谁也学不来。而柳芳芳胜在居家时温柔妩媚和出门后的高贵冷艳,我都不知道是该感谢上帝还是憎恨上帝,竟然同时赐给我这样两个千秋各异的女人。不论是正在开着车的她还是坐在我身边的柳芳芳,都真是极美的。
正在直播:短信是非
花语女生